登录
注册

黄金圣水的调教经历

•  发布时间:21-02-19 14:13:25   •   作者:   • 收藏 7
同好文章

自从我第一次直接圣水之后,我深刻的意识到了,自己终究怕是要做一个全职马桶。

当时的场景我永远都不会忘记,
主人的房子是两层的,厕所在2层。当我说完主人我渴了之后,主人很通情达理,下达让我跟着她的命令。
但是主人并没有要求我如何跟着她,但是我的奴性提醒着我,我即将会喝第一次圣水。因此我情不自禁爬着前进跟随在主人的屁股下面。
当主人上楼梯的时候,当时的我也没有偷懒,每一节台阶都是爬着的,并且时时刻刻跟随着主人的脚步。
进了卫生间后主人让我跪直,否则没法给我戴眼罩。我等主人用丝袜缠好眼睛之后(主人是高贵的,能有圣水喝已经是恩赐了),
就按照主人的命令,把头躺在浴室下回口旁边。随后感觉到光线变暗,想必是主人的双脚已经跨在我头的两侧了,主人蹲了下来。
随后主人开始了,我的嘴就是专门主人的马桶,因此主人的圣水很轻而易举的奔向我的嘴。
最开始我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,我的嘴已经装满了主人的圣水。此时主人冷冷地说了一句,咽下去。这就是最严厉的命令。
随后我头脑放空,我开始大口吞咽,当吞咽速度超过圣水下降速度的时候,我一度抬起头想离主人那里近一点。但是主人立即抬起来了,
我明白,我只是主人的一个脏马桶,不该碰脏主人,我又乖乖躺下,直到全部咽了下去。
咽下去之后,主人坐到马桶盖子上,戏谑的问我是什么味道的,我说是甜的,并且还想喝。主人说没有了,让我可以射了。
在如此刺激的情况下,我羞耻的躺在地上,沾着主人的圣水,在主人的注视下射了,主人很不屑的嘲笑了我,就跨过我的头,出去了。

因此我想和各位同好去讲,在玩圣水的时候,最重要的是忘我。否则你会白玩,你不会开心。
那么如何忘我呢,就是什么心理负担也不要有,在调的过程中,头脑放空,一心服从,其实圣水没和啤酒的难喝程度有多大差别,其实稍微往下用力咽,都会全部喝掉。
可能有的朋友觉得喝一点就意思意思,但是我想说后来的经验告诉我,如果不能全喝掉,完全就没有那种屈辱感,根本也不是合格的马桶。
从那以后我永远忘不掉我第一次喝过圣水的女王。

时光荏苒,多年之后圣水已经成了家常便饭,不会给我带来什么刺激,我接下来追求的就是挑战黄金。
我的认知是黄金我正常方式一定瘦不了,如果饥饿到不得了的时候,也许会求着吃黄金,因此我挑战三天圈养,这次去的是长春。
说实话我的预算并不多,选择了不需要调教,只在狗笼呆着,等待主人的黄金圣水喂食。
起初我刚刚进到笼子里的时候,就感觉如果主人现在给我黄金,我会不会吐,怎么办。后来才发现,我完全是多虑。
因为黄金这种圣物,永远都不是主人逼迫你的,都是贱狗的苦苦哀求,主人才破格赏赐的!
关到笼子里之后,主人把门窗帘灯全部关闭,让我体验了将近24小时的无光无声的环境,中途我请求喝水,主人并没有给我水,
而是用了一个铁盘子里面装了一点点颜色很深的圣水,主人打开笼子锁头把盘子递给我,我磕头谢恩,主人说喝吧,我看着你喝。
我当时脑子里没有想别的,先在这个狭小的空间内勉强的磕了三个头,然后把盘子放在笼子地上,我用舌头去舔圣水,
主人的语言羞辱和主人的笑声,让我感觉到我所需要的羞辱,当舔完之后,主人站起身,转身就走了没多说其他的话。
随后,就是将近24小时的静默,我不好意思总叫主人,毕竟选择的是不需要调教只圈养。
等到第二天实在受不了的时候,还是和主人说了主人我好渴,这次没有用盆而是主人用一次性纸杯接我了一杯“橙汁”。
这次我本以为还可以在主人注视下完成,但是主人直接转身就走了。我表示很说不出滋味的感觉,仿佛是被老师遗弃了那样失宠了。
为了不进一步失宠,我没有选择继续品味,而是一口直接喝了。
之后又是长时间的静默。这期间多次听到主人去厕所,冲厕所,去厕所,冲厕所的过程。让我懂得我心心念念想尝试的黄金,
如果不经过我自己的努力是永远不会得到的。但是我内心深处残余的人性始终阻挡着自己的奴性,我还在挣扎中,
直到将近三天的时候,在黑暗中没有希望的饥饿是非常可怕的,会让人崩溃,就好比是抑郁症那种。
最后我还是在某次主人冲过厕所之后,主人我好饿,请主人赏赐食物。外卖里还有点剩饭,主人端过来问我,
这有点主人剩下的残羹剩饭,但是你配吃吗。我回答主人我不配。主人问,那你配吃什么。我其实比较羞涩,说的只配吃主人赏赐的食物。
主人没有说话,把剩饭扔到垃圾桶里,并且说今天主人还有没有黄金就看你造化了,我的剩饭不是什么东西都配吃的。你只配吃主人的黄金。
主人说完后,我情不自禁的磕了几个头,并且说,求求主人赏赐黄金。主人没有理会转身出去了。随后又是几个小时在黑暗中的静默,
主人开了门进来,我当时饿的实在没有力气,但是由于激动浑身颤抖了起来。主人拿钥匙打开笼子,让我出来,我出来之后刚想站起来,
主人就说爬过去,我仿佛忘记了身份,我怎么敢站起来。随后在主人的注视下我爬到了无数次主人上厕所冲厕所的卫生间。
看到地上铺着一张大大的卫生纸,上面放着一块比较粗的条状物体,可能是饥饿导致的第一反应竟然没有看清。
主人怕黄金脏到卫生间的地砖,因此在线垫了一张大大的卫生纸,卫生纸上面很湿,不知道是不是圣水。旁边有一个纸杯,装有橙色液体。
主人踹了我一脚,让我爬过去,然后主人捂着鼻子退出卫生间,很冷冷的说了句,不许剩下。应该是主人还在因为我只圈养不调教的缘故,
完全不参与我吃黄金的过程。饥饿的我,脑子里闪过无数的事情,最后还是爬到了黄金旁边,告诉自己,吃了才可以活下去。
自己有资格吃,是自己努力求得主人的怜悯才换来的,来之不易。等等无数的声音回荡在脑海里。
然后我很自然而然的,第一次对黄金下了口,依稀记得上面附有小块,想必是主人吃了点肉的缘故吧。当时可能由于饥饿感,我已经没有
特别灵敏的嗅觉,只是感觉轻微不好闻,但是并没有过于抵触。咬了一大口之后,感受到的竟然是一丝丝甜味,这个甜肯定不是糖块的那种甜。
而是说不出的一种甜,很怪的一种甜。随后我继续咀嚼着,每当一想起是黄金时,就想呕一下,然后分散注意力继续咀嚼吞咽。
最后没想到在甜味中完成了一个马桶应该吃的食物。再次声明,这个甜是真的很怪的甜。不敢说所有黄金都甜。但是这次的起码是闻着臭,咀嚼甜的。
最后,很自觉的把纸杯中主人准备的“橙汁”也一口喝掉漱口。很奇怪,这次圣水没有感觉到太大味道,估计是被黄金冲淡了吧。
随后我爬出洗手间,主人连瞅我一眼都没有,就下达命令,吃饱喝足就滚回你该在的地方去。我只能照做钻回笼子,并且等待主人给笼子上锁。
回到笼子里后,肯定又有过一阵子心理斗争,我都做了什么,但是又仔细想想,现在起码不那么饿也不那么渴了,这么说是好事儿。
等主人再次上锁之后,关上灯,关上门。我下定决心,从现在起,只要主人有去厕所的动作,我无论饿不饿都要像主人祈求食物,只有这样才可以活下去。
主人把我训练成一条厕狗根本就没费什么口舌。并且还能让我心甘情愿的祈求主人赏赐食物。对主人的崇拜之情不禁又增添了许多。
我在笼子里也渐渐没那么不舒服了。接下来的黑暗,也许就是我能得到主人赏赐这个黎明之前的最后的黑暗吧。在黑暗中会我等到了我的黎明,你也会吗?

全部评论(0)
  • 暂没评论 ~